来自 企业信息 2020-02-02 10:18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泸州老窖鸿运star精制头曲价格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,酒业资讯_梦酒信息网 > 企业信息 > 正文

“贱卖”十年的啤酒集体涨价:一场策划已久的

   公元2018年,中国三大啤酒军团不计前嫌,联手涨价。新年伊始,就给市场扔了个重磅炸弹。Buang的一声响,吸引了市场所有的目光。大家开始议论纷纷,这里面到底蕴藏了什么投资机会呢?

  

  

   燕京啤酒(000729.SZ)、华润啤酒、青岛啤酒(600600.SH, 0168.HK)发布的通知是这样的:幅度在5%-15%之间,涨价产品集中在500ml的瓶装和易拉罐装。而对于涨价原因,他们三都把涨价原因都归咎于原材料价格上涨、人工成本增加、运输费用增加、环保税开征导致的成本上涨。

  

   于是,无论A股还是港股的啤酒股,第二天都毫无悬念的高开,上述提及的三大厂商涨幅至少都达5%。

  

   你说,这涨价就涨价呗,还像约好了似的,几乎同时抱团涨,理由还用一样的。我琢磨一下,这提价逻辑也很合理。但是,大家还记不记得涨价前两周,行业还有一个大新闻,就是投资了青岛啤酒近10年的第二大股东日本朝日集团宣布正式和它分手了。

  

   两件事情凑一块,是巧合吗?如果你是这样看的,那我为你感到很欣慰,因为你还是个天真的成年人。

  

   而我这资本老司机却觉得没那么简单,究竟这背后有什么趣事?我们先从啤酒行业目前的竞争格局科普开始。

  

   一、2018年的啤酒行业现状:市场集中度高,具备涨价基础

  

   (1)行业市场集中度很高

  

   啤酒行业已经完成了从分散到集中的过程。

  

   2016年,华润雪花、青岛啤酒、百威英博、燕京啤酒四大啤酒厂商(CR4)的市场占有率为70%,华润啤酒25.6%,青岛啤酒16.2%,燕京啤酒12%,加起来的市场占有率为53%。

  

   目前,三大国有企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,自然很容易达成价格共识。

  

   (2)地域性强,各企业各自圈地为王

  

   对于啤酒生产来说,因为运输费用占比较高(约占三费总和的5%),因此会采取就近生产的方式,这也造成了啤酒行业腿短、有生产销售半径的现状。行业整合后期也是通过收购兼并当地的啤酒厂来实现。

  

   由于存在地域性,从细分的区域中来看,各企业已经在自家的领域有较高的话语权,因此,几大龙头的市场竞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激烈。

  

  

   来源:华泰证券

  

   各龙头占据的主要区域:

  

   华润雪花:东北地区、四川、贵州、安徽、江苏等;

  

   青岛啤酒:山东、山西、陕西等;

  

   燕京啤酒:占据内蒙古、北京、广西等。

  

   (3)涨价诉求强

  

   国内啤酒龙头的吨酒价格普遍在3000-3500元左右,对比国际巨头百威英博的7070元,嘉士伯的5207元,差距较大。从净利润率来看亦是如此。

  

   国内啤酒企业的净利润率常年在5%左右,盈利能力显着低于百威英博(净利润率15%左右)。

  

   在盈利状况如此差的情况下,近年各成本攀升,对啤酒行业的冲击很大,各大啤酒企业提价诉求非常强。

  

  

   图片来源:网络;主要啤酒企业净利润率变化

  

   因此,其实早于2016年行业整合已经基本完成,而当产业集中度提高到一定的程度,行业稳定后,涨价是必然现象。

  

   但是为什么要等到2018年,啤酒行业才突然开始联合涨价呢?难道真的是今年世界杯效应提前发酵?

  

   我认为青岛啤酒股权斗争的落幕,才是啤酒集体涨价时间性的直接决定因素。

  

   二、朝日与青岛啤酒的爱恨情史

  

   青岛啤酒的前身是日耳曼青岛公司,它成立于1903年,原先是德英合资啤酒厂,后成为青岛国资委旗下企业。

  

   1993年,公司分别在港交所和上交所上市,成为国内首家A+H的股份有限公司,在相当长时间内,青岛啤酒都是中国啤酒的老大。

  

   2002年,随着中国进入WTO,外资开始涌入中国。为了扩大在华发展、进一步提升品牌知名度。

  

   2009年,朝日啤酒以6.7亿美元的代价,从百威手中收购了青岛啤酒19.99%的股权。朝日集团持有股权时就表示,希望建立与青啤的技术和品牌合作关系,而非财务投资关系(朝日承诺持有公司H股不超过19.99%,且提名一位非执行董事和一位监事进入青岛啤酒董事会及监事会)。

  

   青岛啤酒跟朝日的关系,虽然经得起七年之痒,但却撑不到十年之约。在2017年12月20日,青岛啤酒发布公告,公司第二大股东日本朝日集团拟将其所持的青岛啤酒2.43亿股H股(约占本公司总股本的17.99%)转让给复星集团,总作价约为66.17亿港元。

  

  

   图片来源:公司资料

  

   从三季报公布的股权结构来看,朝日集团退出后,外资已完全撤出。

  

  

   图片来源:富途

  

   (1)分手原因

  

   中国市场如此广阔,精明的日本人怎么会舍得放下这块大蛋糕?

  

   愿意沽出的原因,可以归纳为两个无奈: 第一个是中国的啤酒市场日渐滑落;第二个是朝日集团急需要钱来发展海外业务。

  

   进入中国后,朝日啤酒在华发展并不顺利。2014年,中国啤酒产量首次出现负增长。青岛啤酒这段时间的营业收入、利润在也逐年下滑。

  

  

   图片来源:Wind;全国啤酒产量及同比增速

  

  

   来源:公司披露;青岛啤酒财务状况

  

   中国可以说是朝日集团的伤心地。除了与青岛啤酒合作不利外,投资康师傅的饮品行业也不甚满意。于是他们开始转变海外市场策略,退出中国市场。

  

   朝日把绿源农业和绿源乳业出售给新希望后,又把康师傅饮品余下的20.4%的股份出售掉,结束双方13年的合作。现在卖出青岛啤酒,也是它退出在华业务顺理成章的一环。

  

   朝日也开始逐步布局新市场。2016年,朝日集团斥资197亿人民币收购了南非米勒的三大欧洲啤酒品牌。随后,朝日集团又以564亿人民币收购百威英博旗下的五大东欧啤酒品牌,创下当时日本啤酒行业历史上最大一笔跨国并购交易。

本文由泸州老窖鸿运star精制头曲价格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,酒业资讯_梦酒信息网发布于企业信息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贱卖”十年的啤酒集体涨价:一场策划已久的

关键词: 企业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