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招商展会 2020-01-19 06:17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泸州老窖鸿运star精制头曲价格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,酒业资讯_梦酒信息网 > 招商展会 > 正文

酒企银行巨额存款频失踪 异地存款或成重灾区

  “近期频现酒企银行存款‘消失’事件,而行业酒企在银行多有巨量存款,类似风险恐连续爆发,特别是异地存款或成为‘重灾区’。”12日,四川中国白酒金三角协会副秘书长杨荣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资金安全的角度考量,监管部门与上市公司决策者都应彻底核查酒企银行存款安全性、全面排除此类风险。

  近日,泸州老窖再次发公告称,公司再有3.5亿元银行存款出现异常。其中,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南阳中州支行1.5亿元到期,但被银行告知已被冻结。另一处存款2亿元,相关案侦和资产保全工作正在进行,目前公安机关保全资产已超过1.2亿元。

  继去年10月披露1.5亿元存款离奇“失踪”后,泸州老窖前后共计5亿元存款出现异常。此前,酒鬼酒在银行的上亿存款也曾被盗,后追回数千万元。

  为何风险极低的银行存款竟成“定时炸弹”?为何接连“中招”的又都是白酒企业?

  酒业人士分析指出,这背后或是“存款卖酒”灰色商业模式的变异、银企内控机制的漏洞、资金掮客的铤而走险和民间借贷市场的崩塌。因此,无论是从信息披露还是资金安全的角度考量,监管层与上市公司决策者都应彻底核查其存款安全性、全面排除此类风险。

  “所谓‘存款卖酒’,主要是指酒企和银行之间的业务往来,模式主要是‘酒企给银行存款、银行则承诺协助卖酒’,以及酒类经销商要求酒企向银行巨额存款、以此获得银行贷款经销酒产品等方式。”白酒行业专家赵义祥表示,这种模式常被酒企用于刺激销量,“现金流充裕、利润丰厚的白酒企业在行业景气时积累了巨额存款,引来无数觊觎者,而如今在行业逆境中,类似模式的风险随时可能集中爆发。”

  就“存款卖酒”这一模式缘何能展开,资深白酒营销专家晋育锋分析称,“一方面银行有存贷比,所有银行都有揽存业务,另一方面,银行也有正常的迎来送往,所有各大行都有自己的白金客户或者VIP客户,都需要有定期的回馈活动。”

  “银行拉存款,任务都比较重,现金流充裕的名酒厂就成为主要目标。”一位四川酒企人士指出:“能够存款卖酒的,都是酒类行业里的‘高富帅,一是国内知名酒企,二是区域知名酒企,他们大多现金流充裕。而中小规模酒企资金本就紧张,难参与其中。”

  不过,随着近两年白酒市场景气度下滑,这一模式暗存的风险亦难以估量。泸州老窖等酒企银行存款频现失踪,外界也更多将矛头直指“存款卖酒”。

  而至酒鬼酒曝出亿元存款“失踪”案以来,众多投资者对酒类上市公司的巨额存款的安全性提心吊胆。

  据相关统计,2014年半年报显示,15家上市白酒企业存款规模总计超过600亿元,利息收入基本上仅有1%到3%,这一现象既说明资金运用效率较低。

  国内酒企中,贵州茅台存款规模以210.95亿元位居榜首,五粮液以200.44亿元紧跟其后,此次存款集中爆发问题的泸州老窖以64.43亿元位列第三。而存款在10亿元以上的酒企还有洋河股份、今世缘、古井贡酒等。

  泸州老窖已宣布对合计5亿元异常存款在2014会计年度按40%比例计提坏账准备。但最终能追回多少存款,难以得知。一位业内人士称:“尽管相关违法者最终会被绳之以法,但存款基本上是难以全部追回,银行和企业客观上要为最后结果买单。”

  异地存款的风险或尤其值得注意。“需重点关注国有控股上市白酒公司在异地国有大行的巨额存款‘隐患’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提醒。

  该业内人士指出,酒企通常是当地银行的大客户,日常联系会非常紧密,巨额存款稍有风吹草动易被发现。而异地国有银行,因日常资金流转量大,与酒企联系又偏少。其联络可能主要通过资金掮客,即便资金掮客伪造相关手续,通过担保抵押的方式,将相关款项贷出,或直接转钱进入民间借贷市场。只要在规定时间内把钱还回来,参与各方便神不知鬼不觉地实现了巨额套利,其中不排除有银行内部人士也参与其中,而酒企则未必知道实情。但如今民间金融市场频发“跑路”案,类似资金风险将明显提升。

  杨荣生表示,白酒行业目前进入了深度调整期,对于酒企来说,扎实做好市场与消费者培育,规范运作静候行业复苏才是硬道理。

  中国新闻网

  

本文由泸州老窖鸿运star精制头曲价格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,酒业资讯_梦酒信息网发布于招商展会,转载请注明出处:酒企银行巨额存款频失踪 异地存款或成重灾区

关键词: 招商展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