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招商展会 2020-01-20 03:08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泸州老窖鸿运star精制头曲价格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,酒业资讯_梦酒信息网 > 招商展会 > 正文

白酒行业离“酒道”有多远?

   沉默了很久,今天来谈谈酒道。

  

   先申明,今天谈的酒道,专指白酒传统工艺的原理和方法,是从狭义的角度来谈的。

  

   在上一篇文章里,中微子建议某台要警惕产能冲动,缓一缓,静下心来重新梳理和总结传统工艺。对于这个观点,业内大多数人特别是某台的专家们是不以为然的,认为中微子一个外行谈酒道是故弄玄虚,认为只需坚守传统工艺,就可以确保产品质量,永葆某某地位。在他们眼里,似乎自己已经掌握传统工艺的全部原理和方法,无需再进行深度的探索和创新了。

  

   为使大家看清这种思想的荒谬,中微子想以棋道来做比。虽然任何比喻都是蹩脚的,但是,没有办法,不打比方就很难把话讲清楚。

  

   中微子出身农村,十八岁到县城参加高考才第一次见到围棋,进大学就被围棋千变万化的魅力迷住了,一迷就是三十年。三十年来,围棋作为个人仅有的业余爱好,潜心钻研,敦行不怠,但至今仍然是个臭棋篓子。所以谈棋道我似乎也没有资格,它太高深莫测了。幸好有前辈大师现身说法,还有最近兴起的人工智能,可以证明我的观点。

  

  

   日本已故棋圣藤泽秀行先生曾经说过,棋道一百,我只知七。这句话多年来都被理解为一种谦虚。自尧帝发明围棋数千年来,经历无数高手的研究和积累,发展到今天,棋界普遍认为,棋道已经研究得很透彻了,今天的人类顶尖高手,离围棋上帝的差距,可能只有半个子,怎么能说棋道一百,我只知七呢?最起码七、八十应该有吧。直到谷歌人工智能AlphaGo横空出世,才改变了人类对于棋道的态度。

  

   2016年元月,谷歌DeepMind团队在《Nature》上发表论文披露,他们开发的人工智能AlphaGo战胜了欧洲围棋冠军樊麾二段,并宣布于2016年3月悬赏100万美元挑战韩国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九段,李世石只要在全部5局比赛中胜3局就可以拿走谷歌100万美元的巨奖。当时的职业围棋界普遍认为,AlphaGo战胜李世石是不可能的,谷歌只是借机炒作,100万美元等于付个广告费。但是最后的结果把人类的脸打得啪啪作响,AlphaGo以4比1战胜了李世石,其中除了第四局因软件出bug而败阵外,其它4局均以绝对压倒性的优势取胜。今年春节期间,AlphaGo的升级版取名Master重现围棋网络江湖,在弈城围棋和腾讯野狐围棋上,以60比0零封包括柯洁、朴廷桓、古力、陈耀烨、唐韦星、聂卫平在内的一众高手。今年5月23日至27日,在浙江乌镇,柯洁挑战AlphaGo的三番棋上演,人类寄希望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能取得哪怕一场胜利,捍卫人类最后的尊严,结果0比3,柯洁输了,由唐韦星、陈耀烨等五大人类顶尖高手组成的团队集体挑战AlphaGo也败下阵来。从棋的内容上看,人类高手认为,柯洁的第二局有胜机,因为他一度将棋局导入了人类高手都看不清的复杂局面(后来才知道这种复杂只是对人类的认知而言,对AlphaGo根本就不是个事)。随后,DeepMind团队公布了AlphaGo左右互博的50局棋,这50局棋才真正把人类震撼到了,它几乎彻底颠覆了人类现有的围棋认知,局面的复杂程度超乎想象,行棋的手法和选点匪夷所思,人类顶尖高手都只能领悟其中的一小部分。至此,人类终于低下了骄傲的头颅,开始反思藤泽秀行先生的那句话,棋道一百,我只知七。这是对棋道的敬畏,是对围棋之神的敬畏。因为大家知道,即便是现在的AlphaGo,仍在不断的进化中,离围棋之神仍不知有多大的距离。

  

   那么,回到酒道上,白酒行业离酒道究竟有多远?可不可以说酒道一百,我只知七呢?中微子认为,完全可以这么说,即使是行业内的顶尖专家,对传统工艺的道也会心存敬畏,说只知七并不是谦虚。这是因为,白酒传统工艺的道并不比棋道简单(不是说造某酒比造还复杂吗?)。围棋不过是19*19路361个交叉点上的游戏,白酒传统工艺的影响因素、参数、变量可能比围棋多得多,何况真正意义上的白酒自宋元发明以来,可能还不到一千年时间,围棋研究几千年都只知七,那么酒道呢?说只知七可能并不为过。

  

   中微子研究过酱香型酒的工艺发展史,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随着酱香型酒分型定级及勾兑方法的提出,使行业对酱香型酒传统工艺的认知往前迈进了一大步,这是对形而上的道的探索。而在形而下的器方面,酱香型酒虽然发展相对缓慢,但其进化的脉络仍然是清晰的,酒甑、窖池和晾堂,都有一个明显的进化过程,这个进化过程其实逐步减小了生产过程对于环境的伤害,使生产和环境在产能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保持了和谐共生的关系。为什么过去能发展现在就不能发展了呢?为什么过去能进化现在就不能进化了呢?难道,在当今白酒产能大扩张的情况下,传统工艺理论不需要再提升?承载传统工艺的器具不需要再做适应性的进化了吗?

  

   如果一个企业研究传统工艺只是在预设前提证明自己为什么好,为什么最好,长此以往,这个企业就会迷信自己而丧失科学精神。真正的科研,应该是不断发现自己的弱点和缺陷,找到改进的方向,拓展改进的空间,如此产品才能不断升级,做得越来越好。

  

   白酒,无论是酱香型、浓香型、清香型、兼香型还是其它香型,传统工艺的道都是没有止境的,人类只能不断提升不断接近而永远无法企及。那种认为我的工艺是最好的,我只要坚守,不要创新的观点,看似对传统工艺的尊重,其实是一种傲慢的态度。人类只有放下这种傲慢,不断对传统工艺进行深度探索、挖掘和创新,才有可能接近真理。这个真理就是传统工艺背后的道,也就是本文所说的酒道。

本文由泸州老窖鸿运star精制头曲价格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,酒业资讯_梦酒信息网发布于招商展会,转载请注明出处:白酒行业离“酒道”有多远?

关键词: 招商展会